2021 01/ 12 08:36:43
來源:羊城晚報

拾金不昧可獲財物價值10%金額獎勵,與道德並不矛盾

字體:

  在1月8日舉行的廣州市政府常務會議上,廣州“一口氣”通過了支持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政策文件,審定了獻血管理規定、拾遺物品管理規定等修訂稿。其中,《廣州市拾遺物品管理規定》明確,對拾金不昧或處理拾遺物品有顯著成績的單位和個人予以獎勵和表揚,公安機關按拾獲財物價值10%的金額對拾得人給予獎勵。

  嚴格説,拾金不昧可獲財物價值10%金額獎勵,其實並非新規。早在1992年出台的《廣州市拾遺物品管理規定》中就有相應的條款。此後,該規定雖經歷多次修訂,但都保留了這一內容。如2015年年底發佈的版本中就明確規定,處理無人認領的拾遺物品後,公安機關應按拾獲財物價值10%的金額對拾得人給予獎勵,獎勵金由同級財政預算安排。最新的修訂稿,其實只是對這一條款的再延續。但“舊規”每次都獲得輿論的關注和討論,説明它在現實中的確觸及了一些邊界問題。

  一種常見的反對意見認為,明確規定獎勵比例的“拾金不昧”,似乎有變味之嫌。甚至有觀點認為,當拾金不昧需要“有償”的時候,它就標誌着道德正在淪陷。很顯然,這種觀點代表了我們對於拾金不昧最原初的道德想象,彷彿任何與獎勵掛鈎的做法,都在玷污拾金不昧的道德純度。但其實,就現實層面來講,所謂的按財物價值10%進行獎勵,只是對拾金不昧的一種事後激勵,它與拾金不昧的善意本身並不矛盾。就像我們默認應該獎勵見義勇為一樣,它背後都對應的是一個大的社會共識——即善是需要激勵的,道德發育也離不開適當的激勵。因此,一如有網友所言,“打九折”的拾金不昧依然是拾金不昧,它無關道德滑坡,並不能與“有償歸還”畫等號,而是一種道德激勵的與時俱進。

  更現實地看,給予拾金不昧者“10%”的獎勵,很大程度上僅僅只是對拾金不昧成本的一種合理分擔。如《物權法》規定“拾得遺失物,應當返還權利人,拾得人應當及時通知權利人領取,或者送交公安等有關部門”的同時,也明確“權利人領取遺失物時,應當向拾得人或者有關部門支付保管遺失物等支出的必要費用。權利人懸賞尋找遺失物的,領取遺失物時應當按照承諾履行義務”。也就是説,拾金不昧是道德,索要合理費用則是法定權利。兩者不僅不矛盾,保障索要合理費用的權利,還能降低社會對於拾金不昧成本的顧慮,從而起到更好的鼓勵作用。

  要注意的是,廣州規定的拾金不昧可獲得財務價值10%的獎勵,適用的語境只是無人認領的物品,並且是由公安機關來給予獎勵。這一規定其實把握好了度。一方面,它巧妙化解了無人認領的物品該由誰來承擔拾金不昧成本的問題,從而有利於最大程度打消社會對於拾金不昧的後顧之憂;另一方面,公安機關出手獎勵帶有公共屬性,它更能直接體現政府鼓勵拾金不昧的公共立場。

  當然,人們也有疑惑,撿到無主物品反而可以獲得獎勵,而有人認領的物品反而沒有獎勵,這是否會造成不公?這一點其實是過於多慮了。要知道,貨物價值10%的獎勵,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只是代表對於拾金不昧合理成本的一種分擔。既然法律已明確拾得者有權向權利人索取“必要費用”,那麼,對於無人認領的物品由公安機關來化解成本,這恰恰是公平的體現。此外,明確10%的獎勵也好,保障索要合理費用的法定權利也罷,都是提供一種“兜底”性質的激勵,而大多數的拾金不昧行為,並非為了謀求可預期的“獎勵”。對此,我們應該對社會道德水準有必要的信心。

  事實上,對於此一規定,最值得注意的是,它能否不打折扣地兑現。這次修訂的《廣州市拾遺物品管理規定》,將拾得物的公開招領時間從此前的6個月增至一年,也就是説,財物價值10%的金額獎勵,至少得一年後才能兑現。鑑於時間跨度之長帶來的不確定性,“獎勵”政策在執行中顯然考驗相關部門踐諾的誠意。(朱昌俊)

【拼多多送貨集運到香港】 【責任編輯:徐可 】
閲讀下一篇: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7641126971882